搜索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阳县旅游 >

曹操高陵考古领队否认从安阳县获得230多万经费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5-15 13:00 | 查看: | 回复:

  河南安阳西高穴大墓被确定为曹操高陵后,河北籍学者、北京龙腾盛世旅游文化信息咨询中心主任闫沛东一直表示质疑,并曝出“考古队从安阳县获得230多万经费”的说法。河南安阳曹操高陵考古领队潘伟斌1日回应说:“我不知道闫沛东的数据是从哪儿来的,送给了谁?考古队从未接受过230万。”

  【受访人:河北籍学者、北京龙腾盛世旅游文化信息咨询中心主任闫沛东】

  >>指责

  造假窝点为曹操墓供货

  近日曾有媒体报道闫沛东掌握曹操墓造假铁证,又有媒体报道闫沛东澄清自己未掌握铁证,一时间众说纷纭。对此,闫沛东重申,他确实掌握一系列曹操墓造假铁证,只是有个别媒体误解了他的意思,“我当时解释,我有铁证,但不是铁物质的具体物品。”

  闫沛东在8月31日晚接受采访时称:“我掌握所谓曹操墓涉嫌造假的一系列铁证,包括人证、物证,还有录音、文字等各种证据材料,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链条。”

  据闫沛东介绍,目前已经有安阳当地的证人向他提供了一些曹操墓造假的证据,“这些人也觉得造假最终会令当地蒙羞,因此愿意说出真相。”闫沛东之前曾到河南南阳一处地下文物造假窝点暗访,发现所谓曹操墓中出土的文物有一部分是从造假窝点制造出炉的,造假者承认曾给西高穴村的大墓制作假文物。

  两年前当地制曹操墓宣传品

  闫沛东说:“2008年,安阳方面就制作了大量西高穴大墓为曹操墓的宣传品,而2009年12月国家文物局才确认此处是曹操墓,这是非常拙劣的一处造假败笔。也许他们想当然认为那就是曹操墓,然后再往里补充能证明是曹操墓的文物。”而就在河南安阳西高穴大墓被确定为曹操墓后,河南有关方面的人士曾对河北邯郸的学者进行公关,有邯郸学者要求同行不要质疑曹操墓的真实性,闫沛东说他也有这一方面的证据。

  >>自辩

  只为发表意见不为炒作

  针对有人对闫沛东身份是否权威的怀疑,闫沛东表示,无论什么身份,都有表达不同意见的权利,他作为一个考古爱好者和研究者,最开始只是从学术角度质疑西高穴大墓不是真正的曹操墓,这很正常,但随着自己调查的一步步深入,才发现了造假的痕迹,“这就不是简单的学术问题了。”

  闫沛东还强调说,质疑曹操墓不是炒作,也没有刻意为哪一个地区说话的立场:“这不应该成为地方利益之争,我们必须为历史负责,为中华文化负责。”

  曹操墓若收门票就起诉

  闫沛东表示,他已经做好了应诉的准备,并正在积极收集更多的证据,“我将在法庭上公布这些证据。”有媒体报道他将在9月1日向社会展示曹操墓造假铁证,闫沛东给予否认,“那是不准确的消息。”

  此前安阳方面称西高穴曹操墓将对游客收门票,闫沛东说:“一旦收门票既成事实,我将主动起诉他们,这是对消费者的欺诈行为。”

  河南省曹操高陵考古队领队潘伟斌8月27日声明:安阳西高穴曹操高陵的考古发掘过程科学严谨,出土文物真实无疑。并称一些人对其进行恶意攻击,已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影响,他将诉诸法律,讨个说法。

  声音

  学者称应为疑似曹操墓

  面对曹操墓真伪之争,刘心长认为解决之道在于互相尊重和沟通。应该让考古专家与质疑公众相互沟通而不是相互对立,相互探讨而不是相互攻击,相互信任而不是相互“谨防”。大家应该在平等有序、融洽和谐的文化气氛中逐步深入地对曹操墓的真相进行探讨,这样才有可能逐渐接近历史真实。

  刘心长建议,安阳西高穴大墓可以先称为汉魏大墓或者疑似曹操墓为宜,是合适的、慎重的、负责任的,也是留有余地的,“公众对安阳大墓认定为曹操墓反应强烈,不是公众考古知识不足,没普及,而是考古专业人员对大墓出土文物研究不够,定性不准,这个认定环节上的缺陷直接影响到认定结论的可信性。国家应组织专业人员进一步深入研究这个墓。出土文物是对墓主身份作出准确判认的依据,有关部门也应该尽快全部公布安阳大墓发掘出土的全部文物资料,以便研究者和公众作出客观的鉴评。”

  受访人河南安阳曹操高陵考古领队潘伟斌:著名曹操墓研究学者、河北省邯郸市历史学会会长刘心长

  曹操墓考古领队潘伟斌1日称:从未接受过闫沛东所说的230万经费。河北省邯郸市历史学会会长刘心长1日透露,曹操墓存在一些致命伤。

  石牌

  称谓离谱或模具造假

  刘心长:安阳大墓出土的刻有“魏武王”铭文的石牌是常识性错误。“当时正式公文没有"魏武王"的称谓,曹操被谥封的"武王",是汉朝的"武王",而不是汉封的魏国的"武王"。如果真是在曹操墓中埋葬了标有"魏武王"字样的石牌,那就标明曹操已经篡汉了。这件事不论是曹操临终遗命,还是埋葬曹操时曹操的夫人卞氏和儿子曹丕干的,都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,都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。"魏武王"的称谓在曹魏两晋时期的历史文献中没有出现过,只是在南北朝及其以后的历史文献中才有记述。”

  潘伟斌:有人说手上有河南考古队伪造石牌的部分模具,是十分荒唐离谱的。因为曹操墓中出土石牌都是青石质的,不是水泥或石膏等可塑材质,要造假也用不上模具。

  他说,曹操墓共出土60余块石牌,另有1块是从盗墓分子手中缴获的,缴获石牌的形状、大小、刻字用语、书法特征与墓中出土石牌完全一样,反证了这个缴获石牌是从这座墓中被盗出的,不能因此否定其他石牌的真实性。

  曹操墓出土约400件文物真实无疑,经得起历史检验。判定曹操墓是专家们根据这一墓葬的地层关系、墓葬形制、墓葬级别、出土文物等多种因素,更重要的是出土石牌上的文字记载。

  有人质疑曹操墓墓志或印玺缺失,这是因为不了解墓志产生背景。曹操禁止立碑,严禁随葬玺印。曹植为其父写的《诔文》中有明确记载,如果出现了印玺,反而不可能是曹操墓。

  画像石

  “七女复仇”画不该出现

  刘心长:安阳曹操墓中出土的画像石被支持者描绘为古代“七女复仇”的故事。刘心长表示,这样题材内容的石刻画像出现在曹操墓中是根本不可能的。“为什么?因为曹操生前曾下令严禁复仇,曹操墓中决不会出现与他反对复仇主张相悖的画像石。”

  曹操生前要求自己死后墓葬要“因高为基,不封不树”,这已成为学界共识。安阳大墓被认为是符合这一要求的。对此刘心长也提出了质疑,并引用中国考古学者常借鉴的元代纳新所著的《河朔访古记·魏郡部》内容,其中描述了一处大冢,与现在的安阳大墓位置一样,但元代时却有高大的封土。“大约清代以后,这个大冢逐渐被当地民众平掉了。所以,把明代以前曾有过高大封土的安阳西高穴大墓,认定为"不封不树"的曹操墓是不符合历史实际情况的。”

  潘伟斌:关于画像石造假问题,潘伟斌说,墓中出土的画像石残块数以万计,考古队已多次声明它是墓门和石椁上的,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画像石,它们不仅在盗洞周围出土,还大量出土于前后墓室内,其中在墓前室至今还保留有大块成型的画像石。这些画像石厚度达20厘米,和前室的南北侧室门宽度一致,专家推测是用来封闭侧室门的。正因为此,黏接用料使用了白石灰,当然保留有石灰痕迹。在墓的大门上部至今保留有黏接砖缝所用的石灰,颜色纯白。一些画像石被盗墓分子从门上撬下来,掩埋在扰土中,所以上面有黄色土痕,没有谁专门抹上去。

  本版据新华社电

(责任编辑:肖尧)
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热门歌词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安阳县资讯网 2012-2013 安阳县资讯网 版权所有 安阳县资讯网 地图 sitemap

回顶部